發表於 法國廊香

先放閃

這將會是一系列有關這次法國旅行的文章,本文寫在遊記前面,記錄下這次旅行的緣由跟概要,順便放個閃。

從廊香教堂帶回來的聖枝,放在本來已經很熱鬧窗台更顯鄉土情懷

終於從法國回來了。

我們這次的法國行是為了前往法瑞德邊境的 「廊香教堂」,先取道巴黎並停留兩天,再展開我們顛沛流離的移動人生。由於用條列的實在太複雜一定沒有人有興趣看,所以就請大家直接看VCR,不是我是說地圖(如下)。

地圖本人:看起來有點驚人的移動概略

過去對於歐洲作為一個聯盟、歐洲人高度的移動性,並不真的理解,只依稀聽說歐洲是一個讓人不斷旅行的地方。現在終於明白了:歐洲不只是一個如同中和、永和只有行政分界沒有實質隔閡的超級大陸地,而且由於諸國共同組織成歐盟這個更大的類國家,所以歐洲在國與國之間移動非常自由。又由於歐洲人鉅量的移動運輸量,因此也出現許多雖然耗時但非常低廉的交通工具選擇。舉例來說,我們這次去巴黎的火車只需要10歐元,而從廊香附近城鎮回來的客運則只要8.4歐元,跟去台中的統聯客運差不多價錢。

同時歐洲的各級學校因為基督宗教國家的背景,除了固定的寒暑假,還有針對宗教節日的復活節假期及聖誕節假期(據說比利時學校的假期比台灣的學生假期硬生生多了1/3)。總之,拜復活節16天連假及低廉的移動成本之賜,我們兩個甚麼都沒有但是時間和勇氣特多的傻瓜,就這樣訂下前往法國的車票。

為什麼我和乙仙在歐洲的第一次旅行是去廊香呢?這要說到2017年的暑假,那年適逢柯比意(Le Corbusier) 130歲冥誕,他是20世紀最重要的建築師之一 ,而他的十六件作品也恰在一年前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登錄為世界文化遺產,我們一群畢業學生跟著老師展開柯比意在法國的建築巡禮,那也是我第一次踏上歐洲大陸。那時候我在市政府當小公務員,並且考上台灣的博士班準備悄悄滿足自己的教堂建築夢。沒想到歐洲大陸帶給我的震撼改變了我的一生,縱使當時我對留歐念書一點概念也沒有,卻在著陸第二天便決定:要念教堂建築當到歐洲念!

旅程中我們當然也拜訪了柯比意非常著名的作品:廊香教堂。

網路手繪圖片,這次的照片之後在行文處再附上

親眼看見廊香教堂為人所知的立面、巨大的殼狀屋頂及不規則的大大小小彩色窗子,都比照片來的更震撼,然而最讓我震驚的是,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廊香教堂的背面,那個照片中不清晰的幾個小方塊原來是每年天主教慶祝聖母升天及誕辰時,為數千朝聖者舉行彌撒的戶外祭台。我激動萬分的買了一張戶外祭台的明信片,從馬賽寄給乙仙。

大小妞是我們家的貓,請千萬忽略我很隨興的字跡

這次的旅行,最後充滿了天主的恩寵。因為時間青黃不接,我們先在巴黎待了兩天,用盡洪荒之力跟乙仙一起跑了〈愛在日落巴黎時〉裡面其實一點也不連戲的幾個重要景點;看了幾個在巴黎特別吸引我的建築案,看到已成絕響巴黎聖母院的最後倩影、吃到許多令人驚豔的路邊甜點。為了省旅費,除了往返市郊的住宿地點,巴黎市區內我們全程步行。我們的足跡踏遍塞納河左右岸,從上午走到入夜,彷彿跟電影中的男女主角一樣在無窮無盡的巷弄中說著無窮無盡的垃圾話(嗯?)。

到廊香之後,我們住在現在守護廊香教堂的修女院裡面,度過四天祈禱、安靜、讀聖經、討論信仰的避靜時光以準備即將來到的大節日。這個修女院屬於聖方濟八百年前所創立的三個天主教修道團體之一,是一個隱修的女修會。修女們的修道院則是今日享譽全球的建築師 Renzo Piano所設計,在2011年落成使用。

我們在修女院住了四天,享盡廊香教堂的白天與夜晚,在遊客開放時間之前進教堂,在遊客都離開後在草地散步。旁邊由柯比意連同設計的兩棟小房子,有一棟對外開放為展示中心,另一棟則是神父的居住空間。我在那間小房子裡面和神父辦了告解,偷偷張望少數迄今仍在如常使用的柯比意作品。最後也參加了復活節前最後一個星期天的隆重彌撒,依照聖經的記載,那天我們慶祝耶穌在鄉民舉著樹枝的歡迎下騎著小毛驢光榮進耶路撒冷,即便最後等待他的是不公義的審判和死亡。

乙仙跟我領到兩根樹枝,歡歡喜喜地再搭12個小時的夜車,到布魯塞爾進行快閃又虛脫的一日遊,回魯汶準備過天主教徒一整年最重要的節日:復活節。

當年的那張明信片也一起來魯汶了,明信片背面就是廊香戶外祭台

作者:

貘一頭。 現被圈養在魯汶。 預定在這個網誌書寫:比利時生活觀察、婚姻記事、天主教小教室。

先放閃 有 “ 1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